财务造假“骗过”律师 大成律所遭证监会处罚
2022年07月06日   [大] [中] [小]
       北京报道, 中国证监会近日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 认定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大成律师事务所”)在广电(002181.深圳)。义务、出具和出具的文件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处罚决定书写道:“《法律意见书》(大成律师事务所出具)在香榭丽舍的重大经营合同、重大担保事项、引用中国天云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数据等方面存在虚假记载。”大成律师事务所是悦传媒收购香榭丽舍项目的法律顾问, 项目费用为30万元。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大成律师事务所改正, 没收其营业收入30万元, 并处罚款90万元;对两名律师给予警告, 每人罚款5万元。这是继金融和审计机构之后, 又一家涉及香榭丽舍收购案的第三方机构收到处罚决定。此前曾有公开报道称, 由于大成律师事务所的调查, 其服务的北斗和新华新股被迫申请中止审查。在香榭丽舍收购案中, 东方花旗、中天云会计师事务所及相关人员作为该项目的独立财务顾问和审计师, 分别于2018年11月和2018年12月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罚款和警告。针对近期的处罚, 该项目负责人律师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称, 暂不接受采访。收购背后的财务造假 2013年4月, 广东传媒宣布准备收购香榭丽舍。当年9月, 大成律师事务所与悦川传媒签署《专项法律服务合同》, 担任悦传媒收购香榭丽舍的专项法律顾问。当年10月,

广东传媒披露了大成律师出具的《收购报告》和《法律意见书》等文件。 《收购报告》指出,

香榭丽舍2011年、2012年和2013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647.28万元、3695.35万元和1114.51万元。 2014年5月24日, 广东传媒在披露的相关文件中指出, 香榭丽舍2011年至2013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647.28万元、3695.35万元和4685.43万元。但上述数据是通过造假获得的。根据广州市番禺区公安局调查和安信司法鉴定结果, 香榭丽舍2011年、2012年、2013年上半年、2013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436.02万元, 仅次于广东媒体消除了虚假合同。元、-6599.33 万元、-4862.43 万元、-11526.42 万元。
       上述文件中披露的香榭丽舍2011年年报、2012年年报、2013年半年报、2013年年报净利润分别虚增4083.3万元、10294.68万元、5976.94万元和16211.85万元。证监会认为, 大成律师事务所未对香榭丽舍的重大业务合同进行审慎核查。根据《律师事务所证券业务业务规则》(试行)”, 律师事务所及其委托的从事证券法律业务的律师应当运用自身的专业知识和能力, 根据自身的检查行为, 独立作出检查结论, 出具法律意见。证据材料的收集等事项应当亲自办理, 不得由委托人办理;如使用委托人提供的材料, 应对其内容、性质和有效性进行必要的检查、分析和判断。另有规定, 查验事项只能以书面证明证明的, 无法取得原证明进行比对查验的, 律师应当通过询问、审查等方式予以确认;被检查的事项没有或者只有书面证明。证明不足的, 律师应当进行实地调查、约谈等方式核查。采用书面验证方法进行检查, 分析书面信息的可靠性。疏忽证监会的律师事务所认为, 香榭丽舍的业务单一, 收入主要来自户外LED屏广告收入。 2011年至2013年6月, 该收入占公司收入的100%。该业务产生的应收账款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之一。香榭丽舍的应收账款余额较大, 占比较高, 呈快速上升趋势。 2011年末、2012年末和2013年6月末, 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1.18亿元、2.04亿元和2.52亿元, 分别占总资产的37.58%、48.11%和60.87%, 分别。香榭丽舍的销售和收款业务具有高风险特征, 相关业务合同真实性的风险很高。大成律师根据相关规定和项目负责人律师对香榭丽舍合同进行核实, 将100万元以上的商业合同确定为重大商业合同。根据大成对重大业务合同的定义, 2013年6月30日之前已签订、开始或履行的合同有73份, 涉及经司法鉴定认定为虚假的合同。但在大成出具的法律意见书中, 仅列出了香榭丽舍与6家客户签订的主要业务合同。其中, 与重庆汉总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北京新苏通传媒广告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均含有虚假业务。
       仅2012年与重庆汉总的虚假交易, 就导致香榭丽舍的虚增收入1651万元, 占香榭丽2012年收入的6.88%。在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工作底稿中, 仅保留了10家公司的商业合同或订单副本以及2家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查询记录。此外, 证监会未发现大成律师事务所重大业务合同审查程序的其他记录。
       其中, 9家公司的合同文本是大成律师事务所要求尽职调查对象香榭丽舍提供的信息。大成律师事务所未对其内容、性质和有效性进行必要的检查、分析和判断。大成律师事务所的两位负责律师均承认, 对于上述商业合同, 只进行了对原合同的核对程序, 只有少数合同保留在草稿中。一位负责的律师在询问笔录中说, 对于100万元以上的案件上面所有需要验证的合约都是通过检查原始合约来正式验证的。但是, 手稿并没有记录相关的验证记录。没有发现重大保证。 2012年3月, 香榭丽舍实际控制人叶某向广西金拇指科技有限公司申请贷款2000万元, 其中2000万元直接支付给香榭丽舍。当年10月, 香榭丽舍向金拇指发出承诺书, 承诺使用其名下拥有自有产权的户外LED显示屏作为连带担保。本事项属或有事项,

应予披露。粤媒并未在上述文件中披露此事, 直至2016年9月6日才披露。大成律师事务所未发现香榭丽舍有2000万元的重大对外担保。在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工作底稿中, 关于香榭丽舍的对外担保, 该所进行的检查程序主要是:向香榭丽舍发送材料清单,

要求其提供所有对外担保合同, 并要求其提供所有对外担保。它作出所有提供的保证。担保相关的合同承诺等程序。中国证监会未见其对香榭丽舍的重大对外担保事项进行了约谈财务负责人和会计师、第三方核实确认等其他检查程序。大成律师事务所未按照《检查计划》执行相关程序, 也未见对检查计划执行情况进行评估总结;对于检查计划执行不彻底, 未说明原因或采取其他检查措施。此外, 广告位和屏幕是香榭丽舍的重要资产,

大成律师未能施压他们按照检查计划中规定的程序和方法进行仔细检查。根据处罚决定, 大成律师事务所对处罚决定不服的, 可以自收到处罚决定之日起60日内向中国证监会申请行政复议;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在复议和诉讼期间, 上述决定不中止。 7月3日, 《华夏时报》记者向负责该项目的律师发送采访短信, 该律师回应称暂不接受采访。编辑:刘春艳 主编:陈峰
10.68987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