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国发院发布35个大中城市住房支付能力指数,这10个城市存在“租不起房”问题
2022年06月26日   [大] [中] [小]
       北京报道 2019年12月29日,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城市与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邝伟伟教授发布了《中国35个大中城市住房负担能力指数研究报告》 中国(1998-2017)》(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通过科学构建住房负担能力指数, 衡量了1998-2017年中国35个大中城市的租金和房价承受能力。 1998年房改后, 我国部分城市中等收入者面临买不起房、租房难的问题。 近年来, 随着房价的快速上涨, 人们对住房负担能力的担忧日益增加。 其中, 由于高收入人群基本不存在住房支付困难的问题, 而低收入人群可以通过政府提供或补贴的公共住房、公共租赁住房或廉租房解决住房问题。 中等收入人群的住房支付困难已成为一个存在的研究问题。 以及政府干预的重点。 报告根据理论极限和各国实践, 将中国中等收入人群的住房负担能力划分为六个等级:难以负担、严重支付困难、支付困难、中度支付困难、轻度支付困难和无支付困难。 对中国 35 个大中城市 1998 年至 2017 年租金负担能力指数的研究表明,

2017 年, 没有中等收入者支付不起房租的城市, 也没有严重支付房租困难的城市, 但 上海与北京、天津、太原、哈尔滨、杭州、福州、南宁、海口、昆明等10个中等收入城市房租困难, 存在“租不起房”的问题。 基于对1998-2017年中国35个大中城市住房负担能力指数的研究, 基于预期房价增长率构建合理预期和非理性预期住房负担能力指数。
        理性预期下, 1998年至2017年, 我国35个大中城市房价收入比总体呈上升趋势, 但只有少数城市中等收入者房价困难严重, 房价难以承受 在某些年份。 2016-2017年, 杭州、武汉、宁波、厦门等二线城市的高收入人群买不起房价, 出现了“买不起房”的问题。 在非理性预期下, 有大量的城市买不起、难买。
        2017年, 北京、上海、深圳是买不起房价的一线城市; 天津、南京、合肥、郑州、宁波、厦门是无法承受房价的二线城市,

杭州的房价支付难度很大。 中国二线城市; 石家庄、昆明是买不起房价的三线城市, 太原、长春、福州是住房困难严重的三线城市。 因此, 报告建议, 为防范房地产泡沫和住房金融风险, 确保“安居乐业”, 必须长期坚持“有房不炒”的政策, 但要按照政策执行。 到城市和时间。 为了确定城市中等收入者是否同时具备租金和住房负担能力, 报告还构建了中国 35 个大中城市中等收入群体租金和住房负担能力指数的联合分布。
        报告显示, 在理性预期下, 从1998年到2017年, 中国35个大中城市的中等收入人群只有少数几个买不起房租不起的城市。 2016年至2017年, 太原、杭州、武汉、宁波、厦门等地的中等收入人群买不起房, 只能租房。 屋。 在过去三年的非理性预期下,

中等收入者买不起但能租房的城市从1998年的14个城市增加到2010年的31个城市, 2017年下降到11个城市。 2017年, 北京、天津、石家庄、上海、南京、合肥、武汉、重庆、宁波、厦门、深圳等11个城市中等收入人群买不起房只能租房, 其余24个城市, 中等收入的人既可以买房也可以租房。 在过去五年的非理性预期下, 中等收入者负担不起但能租房的城市数量从2002年的9个城市增加到2012年的35个城市, 然后下降到2017年的11个城市。2017年, 北京、天津、石家庄、上海、南京、合肥、郑州、昆明、宁波、厦门、深圳是11个买不起但租得起的城市。 研究报告指出, 与理性预期相比, 非理性预期进一步恶化了中等收入者的房价承受能力。 建议中央和地方政府的住房政策要具有长期性和可持续性, 防止住房政策快速变化, 使居民形成长期稳定的理性。 预期的。
11.53965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