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在漩涡中寻求破局与上升
2022年06月26日   [大] [中] [小]
       9月22日至25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 三天后赴纽约联合国总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虽然这是习近平任期内第二次访美, 也是两年多来第五次出席中美领导人会晤, 但这也是他对美国总统奥巴马去年访华的回访。 “跌入谷底”, 美国两党都在为新一届总统大选全力以赴, 此次访问显得尤为特殊和重要。这将有利于中美两国走出新型大国关系的泥潭, 推动两国关系走出低谷。保持上升趋势是一个里程碑。中美建交以来, 风雨兼程, 波折不断, 保持了全面向前发展、深化互动的主流势头。但是, 随着中国经济总量越来越接近美国,

中国的军事实力不断增强, 维护核心利益的行动和手段也逐渐丰富起来。美国对中国的警惕和指责越来越多, 尤其是在涉及南海争议和网络安全问题时。这种不满似乎正在接近极限, 引发了对中美摊牌的悲观预测和普遍担忧。冷静地看, 这种担忧不乏泡沫, 因为中美关系的大框架没有变化, 在战略与经济对话这个平台上的高层磋商不仅连贯一致, 而且顺风顺水, 一年比一年硕果累累;双边贸易和投资仍保持在较高水平;双方在多边合作和解决热点问题方面有很多共识和共同成果。一个非常关键的参考框架是过去是非常脆弱和最脆弱的军伤关系得到维护和巩固, 为构建抗震荡的战略关系框架奠定了坚实基础。事实表明,

尽管存在诸多误解、摩擦和相互指责, 但中美关系的基础并未动摇。两国高层领导人谋求建立战略互信的决心没有变, 大方向没有偏离。两国交往的正能量远大于负能量。中美之间可能缺少的是更多的冷静和深厚的友谊。总之, 双方都不够了解对方, 也没有给对方足够的解释, 偶尔也难免会情绪化。
       甚至可以说, 媒体和一些激进言论掀起波澜甚至擦出火花, 模糊了中美竞争与合作的本质和现状, 构建了双边关系。关系恶化甚至倒退的错觉。显然, 习近平此次访美, 不仅会带来大量经贸礼品, 平衡对美巨额贸易顺差, 还要花大价钱解读美方的方向、战略和战术。中国的发展来自美国各界, 尤其是两党的精英。尤其是在美国被误解的宏观和中观问题, 甚至是一些与美国痛点相关的微观问题。也可以预见, 在后续的一系列联合国峰会中, 习近平的公开讲话中也包含不少对美呐喊或澄清疑虑的成分。同时, 习近平也会相当耐心地倾听美国的声音, 包括解释令中国困惑、担忧和不安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俗话说, 一事无成,

一事无成。
       中美关系是从朝鲜战争中打过来的, 在冷战中通过遏制和反遏制来磨练。
       中美建交几十年来, 蜜月期一方面已屈指可数, 更多的回忆是基于拼搏求同理解, 以理解促进发展, 进而形成总体螺旋上升趋势,

形成“非敌非友、敌我友”的独特关系。
       当然, 这种长期磨合进一步形成了具有战略性、整体性、全球性、复杂性和脆弱性等诸多特点的中美关系, 实现了“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共赢”。 “合作共赢”的习奥时代。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三项原则。当然, 中美是两个地理位置、文化传统、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甚至民族心理都大相径庭的大国。我们可能经常在一个地方思考, 但我们的精力可能并不总是在同一个地方。基于历史和现实, 由于复杂的因素, 他们至今未能真正交流, 或者认为对方总是别有用心。美国喜欢谈论“修昔底德陷阱”, 担心中国的崛起必然会以牺牲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推翻以美国为首的战后体系的前提、军事冒险和战争的手段为代价。中国常说的美国“永远不会死”。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和全球霸权, 必然会遏制、阻挠甚至中断中国的和平崛起和民族复兴。在“嫌疑人偷斧”的影响下, 双方似乎都在告诉对方自己没有恶意, 强调自己并不打算成为对方的战略对手, 但结果往往与鸭。对方的心弦, 更别说扎根在对方的心里了。因为现实的表象是, 各自还各有各的道理和逻辑, 无法让两个大国真正实现战略互信。中美已经到了必须承认的地步当你真正听取对方的意见, 把自己说清楚的时候, 否则, 不仅新型大国关系难以落实, 而且你可能会被事态的漩涡卷入一个可怕的深渊。在笔者看来, 中国取信于美国的核心选择, 是用美国人能听懂的语言, 明确中国未来的发展逻辑、路径、方法和最终的全球定位, 以及确保这一点的机制。语境。彻底打消美方的猜疑、冷遇、疏远, 打消防备乃至遏制中国的念头。美国要想赢得中国的信服, 就必须彻底说明, 其亚太再平衡不是要阻挠和打压中国, 而是要平衡经济发展;首先, 不是遏制中国, 而是防止亚太局势失控。最好进一步明确, 中美关系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主轴。在这场全球战略调整中, 中国是美国的伙伴, 不是旁观者, 也不是对手。更应该声明尊重中国的政治制度和发展模式, 避免公开干涉中国内政。这是中美关系的制高点, 或者说是所有关系的总焦点。在此基础上, 中美还应全面梳理影响双边关系的变量清单, 包括“正面清单”、“负面清单”和“灰色清单”。关于“正面清单”, 双方要努力巩固、扩大、深化, 使其成为加强两国战略互信的骨骼和韧带。 “负面清单”应在求同存异的基础上, 先易后难, 逐步淡化、淡化、淘汰, 减少其对双边关系的羁绊和影响。对于“灰名单”, 要更加积极灵活地处理, 向“正面”推进“清单”要转型升级, 避免滑向“负面清单”, 增加双方摩擦系数。
       目前, 中美关系“正面清单”大致包括:维护《联合国宪章》框架下的战后安全秩序, 保障世界大局和平与发展。防止爆发新的世界大战;防止核扩散, 致力于建设无核世界;了解并尊重美国的独特作用和地位;促进世界经济全面复苏和平衡发展;建设更加稳定、繁荣和环保的人类 继续扩大军事透明度和危机预防机制;扩大和深化人文交流、反腐倡廉、司法合作等。中美“负面清单”大致包括:坚持和宣传各自发展模式;对干涉主义和强权政治的反对态度;中国维护主权和领土完整与美国片面强调航行自由、维护治理和管辖权的矛盾;围绕东盟的影响力博弈;对日本突破和平宪法持相反立场;网络空间行为;双边金融、贸易、投资、市场准入等文化产品市场开放与知识产权保护摩擦;民族和宗教政策和人权领域的摩擦; “灰名单”大致包括:严重流行病、自然灾害、恐怖主义和国际海盗非传统安全挑战;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和债务减免;阿富汗、伊朗、朝鲜、乌克兰、南苏丹、中东等热点问题和局部危机;大气减排和环境安全;新能源开发利用;美国主导的亚太再平衡和TPP进程; “中国驱动”“一带一路”、亚投行、丝路基金、亚信平台等新的重大问题。明确了中美关系的极端重要性和不对抗的大原则,

确定了彼此的战略方向和整体吸引力, 为两国关系找到了障碍。关系的节点、重点和难点,

以心连心、换位思考、积极协商、相互妥协甚至利益交换的方式处理阻碍双边关系发展的问题。大国必能携手到达新型大国关系的彼岸。
15.01345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