垮掉的一代
2022年06月24日   [大] [中] [小]
       总觉得在这样的季节, 是应该发生些什么的季节。
       这个“些什么”我不知道具体代表什么, 但是总会有什么事情是属于这个“些什么”里的。我不得不承认, 我那怀旧情绪又跟女人的经期一样, 如约而至。不是说我走投无路, 而是我在迎着丫,

顶着牛儿的跟丫死磕着。虽然一怀旧, 一念想儿, 自己心里就泛酸, 弄的悲悲戚戚的, 总是缅怀着那些人, 那些事儿, 那些曾经的过往, 已逝的种种。可是我还就愿意跟丫较劲, 既然怀旧来了, 那就招呼, 谁怕谁!可能, 怀旧, 就是我这个季节的“些什么”吧!其实导致这一次的怀旧情绪, 其根本只是由于今天早晨的一泡屎, 或者说, 是卫生间里的那本书。坐在马桶上, 叼着烟卷摆弄完了魔方发觉还没坐够, 随手翻着旁边洗衣机上放着那一摞子伴我入厕的小说。抻出来的是那本《七十年代生人》, 活该就活该在这手欠, 偏巧拽的是这本。得, 该来的总归会来的不是吗?从70头到70尾, 还有尴尬倒霉的1980, 无一幸免, 都被那个时期, 那个年代给感染过。
       虽不能说是一多大的染缸吧, 但是熔炉绝对是算不上的, 反正也就深一脚浅一脚的那么趟过来了。别的不说,

至少小时候我用过粮票跟粮食局门口排着队等着买米买面, 具体如何计量, 多少票多少钱不记得了, 只知道妈妈给了我多少, 告诉我要买多少。
       师傅给我秤完了, 我就坦坦的用小车推回去就得。
       内个年代人也朴实, 偷奸耍滑的也少, 缺斤短两的事儿很少发生。您想吧, 就连早点吃个油条豆浆都得用粮票。随着小袋儿装的酸梅粉、拍洋画儿、跳皮筋儿、铁皮青蛙、黑白小人儿书等等时代的印记开始陆续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 才恍惚发觉, 原来, 我TM居然混到初中了, 不再是带红领巾的少年先锋队了。身边多了些穿着破烂牛仔裤哼着年轻时代的混儿混儿, 那些女同学开始唱我想有个家了, 人在旅途和情谊无价的歌曲已经不如爱在深秋和回家上口了, 大家开始看变迁和如果有来生了, 居然有人敢公然在班级门口叼着烟卷了, 打架的武器已经不再停滞在椅子腿儿和凳子板儿了, 三棱刀和通条居然都藏在书桌里, 课本上的贴画不再是变形金刚和花仙子了, 美女帅哥通通上了封面, 放学后的校园里开始有人对女同学吹口哨了, 居然有人开始谈论世界杯了, 崔健的名字一次次的被提起, 更有甚者, 居然有人开始哼唱什么来特B, 来特B的, 好多的好多, 好多的好多, 在那几年里, 在我还来不及成熟的脑子里, 好像被别人一股脑儿的硬生生给灌了进去, 只记得, 初中毕业的那一年, 最后的那几天里, 几个朋友, 坐在操场上, 一起反复哼唱着那几首歌曲, 淡水河边的烟火、把情感收藏起来, 还有那首, 小虎队的再见。垮掉的一代, 如此这般的就被踢出了可能是第一个9年义务教育。流落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可能就在那个把月的时间里, 当9月份我们再次相见的时候, 不一样的学校, 不一样的环境, 那些熟悉的面孔很难再相见, 偶有相遇的时候, 定会简单的怀念一下一个多月前的日子, 那几年的时光。他们说:现在这个学校的打更老头不如以前那个精神头儿足, 以前那个老家伙跟个门神似的, 两眼烁烁放光, 绝对是一练家子的范儿, 两个鼓起来的太阳穴看上去足有一甲子的功力。我说:现在上课间操没有体型裤姑娘在前面领操了, 也没有眼保健操可做了。他们又说:晚上放学晚了, 都没时间提前跟学校大门口看姑娘的机会了, 压抑的气氛, 老师一个个黑着脸, 连个笑话也不会讲。
       我说:我想念我曾经的同桌了。如此这般, 我们就在这个新的时代垮掉了。
9.90484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