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可道,非常道”说的是什么
2022年06月22日   [大] [中] [小]
       我们说老子是悟道的人。他领悟了怎样的“道”?他所领悟的一切, 都用那句话来表达——“道即道, 道即道”。千百年来, 老子这句话的译者有很多, 但大多数都没有抓住重点。让我们真正理解这句话, 真正理解老子不仅无济于事, 反而领悟了一个老子已经领悟的简单道理。它被推到了一个很高很远的地方, 被埋在了浓雾中。这些话我们都认得, 也都知道它们的意思一般被解释为“能说的道, 不是真道”, 但我们却无法理解或理解它到底在说什么, 尤其是那些有动不动就解释老子和庄子的成书。因为老子和庄子出书, 收了钱。是的, “道即道, 道即道”。对于老子来说, 这是一个大白话, 一个大道理, 但对于普通人来说, 真的很难理解。可以说, 除非我们已经了解了老子的东西, 否则我们无法了解它们。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们不太可能通过阅读老子本人来理解, 除非我们通过实践和牺牲来理解那个真理, 那个最后和最高的真理, 那个所有真理的真理。首先要明确的是, 老子的“道可以是道, 但非常道”是老子眼中最后也是最高的真理, 一切真理的真理, 答案是终极问题的终极问题。在“伦理在经典中, “道”的含义可能因地而异,

但在“道可以是道, 而不是道”中, 除了第二个“道”之外, “道”的意义是言语, 而另一个是“道”。 “道”二字, 指天地之本、存在之本、万物之本。没有这个源头, 没有这个依据, 没有这个依据, 就是这样, 就没有世界, 没有存在, 没有万物, 没有你我, 没有老子, 就没有我们在这里写的这篇文章。对于这个起源、基础、依据, 在人类历史上, 有人说它是“上帝”, 有人说它是“物质”, 也有人说它是“物质”, 也有人说它是“物理定律”。 , 等等。而且老子说的很简洁——能说的绝对不是本源、依据、依据, 这个源头、依据、依据是不能说的。老子是在装神秘, 还是什么都没说?或者他只是陷入了自己的陷阱——他什么也没说, 他不是在滔滔不绝吗?我们先来看“speakable”的问题, 它是“unspeakable”的反义词, 问一下, “speakable”的依据是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在这里, 我们将“可说”理解为可以做出肯定的陈述和肯定的陈述。为了能够说——为了能够积极和积极地陈述它, 我们必须看到或听到, 或触摸, 或至少思考和感受。我们绝对不可能正面正面地说或陈述我根本没见过看到或听到, 触摸, 感觉到, 思考。如果我们没有看到一些东西, 我们就必须听到一些东西。如果我们什么都听不见, 我们就必须触摸一些东西。如果我们不触摸某物, 我们也必须感受某物。否则, 我们说什么呢?我们怎么说呢?再者, 我们能直接说出来的东西, 原则上是我们看得见的东西, 看不见也听得到的东西, 听不见也摸得到的东西。
       还有很多。
       当然, 最好的东西是我能看到、听到和触摸到的东西。这是我们说起来最方便的事情, 而且我们往往说得最多、最具体、最生动、最引人入胜。 .上升到哲学的层面, 可以说任何可以用语言说出来的东西, 在原则上都是可认识的, 是作为知识的对象而存在的。老子说:“道即道, 但非道”, 即天地之本、存在之本、万物之本——“道”, 绝非作为一个存在。知识的对象, 我们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它不是“上帝”, 因为无论“上帝”多么伟大, 原则上它也是我们所知道和可见的。如果它是不可知的、不可见的, 那么它就是“神”, 或者说有一个“神”而存在一个“神”, 这是自相矛盾的。它不是“物质”, 因为“物质”也作为知识的对象而存在, 原则上也可以被承认。
       它不是“物理定律”, 因为“物理定律”也是知识的对象, 其实, “物理定律”本身就是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它也不是鬼, 不是因为它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以辨认, 而是它根本不是知识的对象。说它绝对不可能被知道, 绝对不可能看到、听到、触摸或感觉, 就是说它绝对不作为认识的对象而存在, 它不在所有可能和不可能的位置。知识的对象。可能有它的存在。从它是知识的对象来看, 它“不存在”。老子说“没什么”。我们不能直接分析它, 我们只能通过了解对象来间接理解它。它不是知识的对象, 所以让我们分析一下知识的对象是什么以及它是如何的。什么是熟人对象?相识的对象是什么?知识对象必须具备哪些特征?是什么使知识对象成为知识对象?世界是由知识的对象组成的。我们都知道, 这个世界除了认识对象之外一无所有。抬头看我的房间, 电脑、手机、音箱、空调、书桌、凳子、书, 还有我自己, 这些都是熟人的对象, 熟人就是这样的东西。任何知识对象都具有特征(characteristics and features)。世界上绝对没有没有任何特征的知识对象。一个绝对没有特殊性的知识对象永远不会被知道者知道, 无论它是谁, 即使它是上帝。有什么特点?它是知识对象的大小、形状、颜色等, 更进一步, 它的速度, 它是否具有生命的特性, 它是天生的。生命的特点是什么, 等等。以我的手机为例, 它的大小、形状、颜色, 更进一步说, 它的结构、功能等, 使它与其他东西不同, 也与其他手机区别开来。绝对没有任何知识对象与其他知识对象完全无法区分。一个知识对象总是通过一些只有它才拥有的特性和特性将它与其他知识对象区分开来。两个相同的知识对象, 例如两个相同的手机, 至少区别在于它们不能放置在同一个时空位置, 并且每个都完全填满了这个时空位置。认知对象是与其他认知对象在不同程度和形式上有所区别的认知对象。对任何知识对象的陈述就是对其特征的陈述。对认知对象的科学量化是建立在对认知对象的特征和特征的把握的基础上, 量化是对认知对象的特征和特性的一种特殊的把握和表述。由此也可以得出, 知识对象是与其他知识对象的关系中的知识对象。以我的手机为例。我的手机是和电脑、手机、音箱、空调、桌子、凳子、书, 甚至是我都有关系的手机。更进一步,

它之所以是手机, 是这样的东西, 或者它可以被我知道和掌握, 它可以作为这样的东西而不是别的东西被我知道和掌握, 因为它是在与世界上的一切, 绝对是不可能脱离这种关系而独立存在, 它有一些只有它才有的特性, 也有一些其他事物有的物理特性, 但无论是它的“个体性”还是“共性”, 它都处于一个与其他事物的关系。事物关系中的“个体”和“共性”, 这些“个体”和“共性”只能在与其他事物的关系中被识别, 并且随着与其他事物关系的变化而变化。绝对没有独立存在的知识对象。世界上绝对没有任何事物、现象或知识对象是绝对独立存在的、通过自身存在、绝对自身存在的。只要是知识的对象, 就绝对不是独立自存的, 绝对不是通过自己而自存的, 绝对不是靠自己自存的。不可能想象世界上只有一个或只有一个知识对象, 它绝对独立于自身而存在, 并且绝对地通过自身而存在。我们甚至无法想象万物只有一种颜色、一种重量、一种硬度等等。如果事物只有一种颜色、一种重量、一种硬度, 我们是绝对不可能看到这种颜色、感觉这种重量、触摸这种硬度的, 更不可能形成任何概念。从认知上讲, 它们对我们来说“什么都不是”。任何颜色都是数千种颜色中的一种颜色, 一种与无数其他不同颜色相关的颜色。任何重量都有数百万种不同的重量, 没有最轻, 只有更轻, 没有最重, 只有更重中等重量。等等。知道对象和独立是不相容的。如果它是认识的对象, 它就不是独立存在的, 也不是绝对自其而存在的。这也是上帝人格化观不能成立的原因, 因为这样的上帝永远不可能是绝对通过自己而存在的上帝, 所以它不是上帝, 它与上帝作为上帝相矛盾。
       无论世界本身是否如此多样化, 或者事物是否相互关联、相互依存, 以及任何事物都存在于关系网络中, 世界对我们来说, 包括对任何知道上帝是否存在的人来说, 上帝也必须如此多样化, 必须由无数不同的事物组成, 而每一事物都是其他事物的无限网络中的事物。可以说, 无论我们为什么而生, 生为人、鬼、神、神, 而无论生于何处, 生于人间、地狱、天堂、异界、反世界、虚空世界、幻想世界(如果有这样的世界的话)等等, 我们面对的世界一定是这样的:它是由无数不同的事物组成的, 一切都在无限的其他事物的网络中, 对于其他事情。事物决定事物的同时, 也有限度地决定其他事物。而老子所说的“道”, 即天地之本、存在之本、万物之本, 绝非如此之物、知之对象, 更无物之物、物之对象。知识, 它与事物和知识的对象无关。关闭。为什么世界的起源, 存在的基础, 万物的基础, 不一定是知识的事物和对象?既然是世界的本源, 就没有比它更多的本源了, 也没必要另找本源来解释。同样, 既然它是存在的基础, 是万物的基础, 那么没有也不需要比它更基础、更有根据的东西。如果不是这样, 就会导致无限循环, 有本源的本源, 本源的本源……以此类推。就是说, 天地之本, 存在之本, 万物之本, 也就是老子所说的“道”, 它是绝对独立自存的, 绝对是自存而存的对自己。可以得出如下结论:知识对象是无限其他知识对象中的知识对象, 知识对象与无限其他知识对象既有区别又有联系, 绝对不是通过自身, 起源世界的存在, 存在的基础, 万物的基础, 绝对不是知识的对象, 因为它绝对是通过自身和通过自身而存在的。一是绝对不存在于自己, 二是绝对的自我存在于自己。这是决定。世界的本源、存在的基础、万物的基础都不是知识的对象, 知识的对象也不是世界的源头、存在的基础、万物的基础。万物的基础。人格化的上帝不是世界的源头, 存在的基础, 万物的基础, 因为它是知识的对象。物质也不是, 因为它也是知识的对象。认为我们可以, 通过对知识对象的认识, 通过知道所有的知识对象或对知识对象进行无尽的物理还原, 最终就能知道世界的起源、存在的基础、万物的基础。这是愚蠢的, 对真相一无所知。没有“启蒙”, 他仍然生活在“黑暗”和“昏昏欲睡”中。
       当代人有一种特殊的迷信, 即知道了自己所谓的“物质”, 才能最终认清世界的起源、存在的基础、万物的基础。但这条路, 就像通过亲自认识神来认识世界的起源、存在的基础和万物的基础一样, 是徒劳的。即使我们认识了电子、光子、中子、夸克、夸克的夸克、夸克的夸克, 我们所认识的也是“认识对象”, “认识对象”就在与他人的“认识”之中。在“对象”中,

以及与“知识对象”既不同又相关的其他“知识对象”。我们对世界的起源、存在的基础、万物的基础一无所知, 除非我们意识到绝对自我是通过我们自己。而通过自身的绝对自我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因为它是通过自身的绝对自我。假设世界、存在、一切事物都没有起源、没有根据、没有根据, 那就是这样, 不可能消除世界的起源、存在的根据、万物的根据的问题。 .存在本身就是通过自身的绝对本身, 否则它就不是存在本身。真相本身是绝对自力更生的, 否则, 它不是现实本身。因为认识的对象不是也不可能绝对自成自立, 认识的对象不是存在本身, 也不是真理本身, 甚至可以说是“不存在”, 只是幻觉或妄想。对于老子和许多古代人类哲学来说, 也可以说, 事物和现象绝对不是存在本身, 也不是真理本身。 “得道”、“悟道”就是了解世界的本源和存在的基础。 , 万事万物的基础是“明白”的, 可以抛弃认识的对象, 将现象世界的一切事物排除在我的意识和思想之外。所以, 老子说:“道即道, 非道”, 即天地之本、存在之本、万物之本, 绝对自有自存。具有任何特征和特征, 但它从根本上独立于特征和特征等事物, 具有特征和特征是知识对象的本质“属性”, 我们对知识对象的陈述是对特征和特征的陈述因此, “道”, 世界的起源,

存在的基础, 万物的基础, 是绝对不可能被肯定和肯定地陈述的, 即绝对不可能被知道, 或者更多确切地说, 与它是否可以被知道一样, 根本无关紧要。它是认识和被认识的可能性的基础。更准确地说, 道是知与知、主客的统一。存在既不是知者也不是被知者, 既不是主体也不是客体, 也不是“事物”不是“我”, 而是两者的绝对统一。道是永恒的生命力、无尽的生命、永恒的完美和美丽。所谓悟道, 就是悟道者发现并清楚地看到自己是永恒的纯粹欣赏者, 欣赏永恒的完美和美丽。 “路对路, 非常大道”
2.15209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