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皮杂谈:穿过你的心情的我的眼
2022年06月20日   [大] [中] [小]
       在2006年底央视年度人物评选的后台, 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回答水皮提问时的自信, 至今仍令人难忘。中国工商银行年均增长近30%。你觉得工行的股价能翻倍吗? !蒋建清讲话时, 工行股价为6.20元。随后的几天, 随着上交所的上涨, 一度触及9.00元的高位。当时工行的利润只有498亿元。 2011年年报显示, 这一利润已超过2080亿元, 年增长率保持在34%以上, 2007年为66%, 2008年为35%, 2009年为16%, 2010年为28%。2011年, 超过 26%。可以说, 五年时间, 蒋建清和他的同事又建了四家工行, 但工行的股价是多少? 4.4元!工商银行每股盈利0.60元, 市盈率略高于股价的7倍, 而中石油每股盈利0.26元, 仍在10元左右徘徊.此刻, 我拿出工商银行, 我只想说明一个事实, 即在普通大众的心目中, 没有成长型的金融股, 尤其是银行股。业绩增长一直不错, 没有今天的30%以上的增长。所谓银行暴利源于垄断, 有其复杂的现实和历史背景。背景之一是与中小型企业断掉的金链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即便是有点良心的银行家, 也觉得银行的钱太赚钱, 赚的太多, 甚至觉得丢人。金融是经济的血液, 水皮长期以来认为, 中国银行业的高增长与中国经济的高增长息息相关, 健康持续的高速增长体内没有金融体系, 但它效率低下。
       从腐败情况来看, 快速增长的经济对资本的渴求是绝对的, 而且总是供不应求。工商银行的业绩增长数据告诉我们, 除了2008年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外, 无论货币政策是紧还是松, 业绩增长速度都是一样的。市场化, 这个暴利板实际上是打不过企业的脑袋的, 应该体现的恰恰是管理和决策层面。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与一刀切的紧缩政策有关。金钱稀有珍贵, 银行只做生意。第二个背景是4万亿经济刺激的后遗症谁来买单的问题。国退民进背景下推出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在当时有其合理性, 但随着央企金融化、房地产化, 这种宽松货币的失衡不经意间放大了包括房地产在内的资产泡沫、货币供应量5年增长100%、银监会强制银行再融资、扩大核心资本以适应新巴塞尔协议, 都放大了银行的绝对信贷额度。
       一方面, 宽松的政策为银行创收创造了条件,

另一方面, 挤泡沫的需求也压缩了企业的融资渠道。银行已成为替罪羊, 成为政府滥用凯恩斯主义的买单者。这大概也是转变斗争大方向的需要。第三个背景是业绩的高增长与股价的低估值形成鲜明对比。尽管银行股的表现一直保持在50%以上的最高涨幅, 但预期的阴影并没有消失, 比如紧缩和再融资等, 抑制了股价的上涨趋势。中国证监会新任主席郭树清上任前曾任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他自然会感受到公司股价长期低迷的痛苦。
       在某种程度上, 这也是国有资产的流失。具有巨大投资价值的著名声明。
       一个看似弱智的问题是, 银行股长期被低估是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应该还是不应该?一个行业之所以能产生巨额利润, 原因很简单, 一是垄断, 二是供大于求, 三是技术革命。从根本上说, 供需关系仍然不平衡。从这个角度看, 打破对银行的控制, 解放生产力才是出路。温总理表示, 中央高层已就此达成共识。很难形成共识, 实施起来可能更加困难。早在2003年7月, 水皮就在《中国经营时报》上连续发表了五篇关于中国民营(民营)银行前景的文章, 标题分别为“这条私人不是那个私人”和“这条路不是那条路” ”。 、“这个风险不是那个风险”、“这个安全不是那个安全”、“这个监管不是那个监管”。现在翻阅旧文, 感触颇深。今天的金融改革话题, 已经超出了8年前的范围。有相当一部分所谓的改革实验没有当时那么强大, 甚至是倒退。我当时找到了这篇文章, 并发表在今天的《华夏时报》评论版。
       每个人都可以品尝。说中国银行垄断,

中国电信笑了;说中国电信垄断, 中石油笑了;说中国石油垄断, 国家电网笑了;说国家电网垄断, 全国人民都笑了。任何人都可以说垄断, 但你不会。
2.38873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