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为何叫停人脸识别?
2022年06月19日   [大] [中] [小]
       进出大学校园要出示身份证, 邮寄东西要查身份证, 住酒店要人脸识别, 地铁上查人还不够。接下来,

是不是要在所有道路、所有公共场所安装人脸识别机, 让行人随时被拦截、盘问和搜查, 被认为危害安全的人会被拘留?在人脸识别等人工智能技术在中国野蛮发展的同时, IBM、亚马逊、微软三大美国科技巨头相继停止了人脸识别, 这是史无前例的。面部识别技术是关于道德的, 而不是基于金钱的技术。它可以提高透明度并帮助警察保护社区, 但不能放大歧视和种族不平等。 IBM CEO Arvind Krishna 向美国国会议员发出公开信, 宣布将不再提供通用的人脸识别软件, 提议制定负责任的技术政策;亚马逊还宣布将暂停向警方提供面部识别技术一年;微软还表示, 在相关国家法律出台之前, 将停止向警方出售面部识别软件。这三家公司是美国科技行业的代表, 总市值达 3 万亿美元。 IBM 已有 100 多年的历史, 是历史最悠久的科技公司, 微软是全球最大的软件公司, 亚马逊的 AWS 是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 还为数百万政府机构和企业提供服务。这三家公司的果断态度也让人工智能(AI)伦理争议再度升温。人脸识别接近2019年AI浪潮中的标志性技术在特定领域远超人眼, 广泛应用于安防、金融等领域。但由于数据量不足, 数据类型单一, 识别算法更容易在肤色较深的人和儿童中出错, 这被视为算法歧视。 AI技术难以排除小概率问题, 大型科技公司屡遭诟病。人工智能系统的供应商和用户有共同的责任确保人工智能通过偏差测试。因此, 暂停服务是一个道德决定, 而不是基于金钱。相比之下, 在应用为先的环境下, 人脸识别等新技术对中国企业来说仍在疯狂发展。这一切都取决于企业意识。
       一位云服务提供商高管表示, 业界没有治理共识。中国的监管力度很大, 但都是事后监管, 所以在恶性事件曝光之前, 用户的数据权利取决于公司的道德水平。争论在哪里进行人脸识别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到处都是。人脸识别滥用的恶意 很多人不赞成人脸识别技术的野蛮发展。清华大学劳东彦教授总结了四点意见:一是想太多, 不能像父亲一样体谅和欣赏政府的保护。政府由特定的人管理, 这意味着所有个人数据, 包括高度可识别的生物数据, 都由群体中的少数人控制。这些人控制了多少个人信息, 他们为什么控制我们的个人信息, 控制这些个人信息的目的是什么, 都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负责数据的人显然不是上帝, 他他们有自己的欲望和弱点。因此, 他们将如何使用我们的个人数据, 他们将如何操纵我们的生活, 都是未知的。更不用说, 这些数据由于存储不善而被泄露或被黑客入侵, 可能导致犯罪分子使用的有害结果。其次, 有人会说, 只要你不做坏事, 你就不用担心政府会控制你的个人数据。在正常社会中, 个人应该有反对任何组织任意访问其个人生物数据的合法权利。法律之所以保护个人隐私和居住自由, 是为了让个人拥有自主空间, 不允许他人侵犯。这里的其他, 不仅指其他个人或一般组织, 还包括政府,

包括国家。如果个人生物数据也可以以安全的名义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自由获取, 那么法律保护隐私和居住自由的意义何在?没有隐私就没有自由。第三, 有的人会指出自己不是重要人物, 有的人一定没有兴趣知道我们的个人信息。当您将自己的人身安全寄托在对他人的忽视上时, 您基本上就像一个绝望的赌徒一样生活。而且, 你赌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运气, 还赌的是控制数据的人是天使般的存在。那些坚持一厢情愿认为自己能赌赢的人, 不仅是鸵鸟, 还认为自己需要缴纳一些智商税。第四, 有人会争辩说, 这样的技术推广存在一些问题, 但反对也没用, 也就懒得去反对了。危在旦夕如果我们不为自己的重要权益挺身而出,

做出应有的努力, 自然不能指望别人出来帮我们申诉。在你做出最小的努力之前, 你怎么能知道反对是无效的?即使反对派最终无效, 也总比被驯服的束缚要好。至少我们努力了, 也做了一些挣扎。作为受害方, 如果我们只是一味地默默忍受, 甚至不敢表达反对意见, 就等于是在帮助对方算计, 无所作为地伤害我们。
       在这样的事情上, 退后一步并不是一个开放的世界, 而是很可能从此坠入深渊。
       因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耐心就能解决的问题。眼看着一步步走向深渊, 这样的相遇至少有一部分是我们自己盲目的忍耐造成的。侵犯个人信息, 公权力比商业机构更危险。商业机构受微利或方便、安全等因素的诱惑, 让人们自愿使用人脸识别。由于大多数情况下存在信息不足的问题, 很难建立有效的用户同意, 因此其使用几乎不合法。然而, 企业和相应的技术人员在追求自身利益的同时, 有没有想过这样的技术推广会给社会带来怎样的灾难?难道你不知道有一天你也可能成为反弹的对象吗?不要谈论技术中立。当人脸识别技术被乱用获取普通市民的个人信息, 不断地收集在庞大的组织手中。从事相关技术研究与推广这些企业和技术人员, 敢说自己没有责任吗?如果电幕世界真的有朝一日, 你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我希望到时候, 会有人在庆功宴上自由地喝酒。但商业机构的滥用充其量只会让人们花一些钱。真正令人担忧和可怕的是, 我的信息被公共当局滥用;因为当他们误用它时, 我完全不知道这会给我和我的家人、财产、名誉、事业、自由、健康或生活带来什么损失, 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人脸识别技术用于日常安防, 对每个人的行为进行无差别的监控, 以达到对公共领域的精准控制, 从而达到理想的安防状态。这种行为把每个人都变成了维护安全的工具, 却忽略了安全的目的。这与20世纪给人类带来整整一个世纪的灾难的许多行为没有什么不同。
       例如, 德国纳粹使用科学方法来衡量劣等国家;苏联通过人兽杂交创造了超级猿战士;欧洲的绝育法等等, 都是用抽象的尝试。 、教条的科学方法论来管理和改造复杂多变的人类社会, 是对科学技术的滥用。哈耶克在《科学反革命》中说, 滥用科学将活人描绘成没有生命的自由原子, 他们消解伦理道德, 追求价值中立, 驱逐价值判断,

最终导致人类社会走向奴隶制之路。可以说, 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 不仅仅是合法性的问题, 更是人的事自由命运的大事件。对此, 沉思的托克维尔联合先知书店真诚推荐哈耶克的《科学反革命》。这位乌托邦式的掘墓人在七十年前就警告过人类科学错误方法论的后果。的危机。
10.604666s